苏锐怎么就能那么准确的断定南宫家族会最后一

  不过,他似乎忽略了苏锐话语里的另外两个字——幸好。
 
    自从龚秋剑被苏锐废掉之后,龚夏刀就成为了龚家当仁不让的接班人,整个家族的资源都往他一个人的身上倾斜,否则的话,以他的年纪和资历,怎么可能在警务系统中爬的这么快?
 
    落花厅中的龚明宇清楚的听到了龚夏刀的话,他撇了撇嘴,很不爽的说了一句:“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说完这一句,他发现所有人都正盯着他看,龚明宇才发觉自己失言了,连忙讪讪的闭上嘴巴。
 
    秦冉龙不屑的说道:“掩饰个屁,是个人都知道你那点事情是怎么回事。话说要是我掌管着家族的经济大权,操心这操心那的,结果到头来却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我也会相当不爽的。”
 
    龚明宇一愣,他有点没弄明白,怎么秦冉龙今天竟然向着自己说话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秦冉龙继续说道:“你和龚夏刀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和睦睦,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对你根本没有那么好,不说别的,就凭刚才他对我大哥说的那句话,就表明这个人的眼里压根儿就没有你。”
 
    龚明宇阴沉着脸,一句话都不想再说了。
 
    他知道,秦冉龙说的是事实,龚夏刀虽然是自己的堂哥,但是从来也没把自己当成堂弟看待过,在他的眼中,自己完全就是个打工仔!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还要乖乖的双手奉上,真特么的欺负人!
 
    秦冉龙则是嘿嘿一笑,他的判断并没有错,龚明宇有心图谋家主之位,却从来都下不了决心,缺少一份魄力和勇气,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只要把龚明宇所缺少的那份的魄力和勇气补上,那么整个龚家就将永无宁日了!
 
    龚夏刀想要顺利继承家族,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于家族之外,而是内部!甚至,是他的背后!
 
    而在门口,苏锐还在和龚夏刀对话着,一众警察已经把大门口给围住了!
 
    “你说你能够代表龚家?”苏锐摇了摇头:“我看这话要是落在龚明宇的耳中,他可未必喜欢听。”
 
    龚夏刀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苏锐话语中的意思,而是冷冷一笑,脸上掠过傲然:“明宇是个识大体的人,你以为凭借着三句两句话就能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苏锐摇了摇头:“我对挑拨你们兄弟感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不过在我看来,一个能够把龚家的经济大权握在手中的男人,怎么会对你言听计从?”
 
    “我家族内部的事务,用不着你来插手。”龚夏刀冷冷说道:“你涉嫌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今天必须跟我回局里接受调查!”
 
    “让我跟你回去调查?”苏锐扫了一眼龚夏刀带来的警察,摇头冷笑:“只不过拿钱赎人而已,用得着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吗?”
 
    “这和阵仗大小没关系,我只是依法办事!”
 
    龚夏刀轻轻说道,他把“依法办事”四个字咬的很重,暗示和威胁意味非常明显!
 
    苏锐摇了摇头:“龚夏刀啊龚夏刀,我明明知道你是警察,我还敢这样做,你难道真的就认为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吗?”http://piaotian.net
 
 第664章 临走别忘买个单!
 
    我会一点准备也没有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苏锐的这句话,龚夏刀忽然感觉到心头莫名的一凉!
 
    他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位年轻男人并不是一个只会使用武力的莽撞武夫,在智谋方面,他完全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人!
 
    龚家未来接班人看着苏锐那平静之中带着自信的样子,脑海里忽然回想起了一句话,那可是龚家老爷子当年评价苏锐的四个字——智勇双全。
 
    是啊,这个家伙早就知道自己会带着一干警察赶来,他怎么可能事先没有一点准备?
 
    听说云家、张家和李家都被他强势压的乖乖交钱,那么这次是不是轮到自己了?
 
    他知道,苏锐可是从来都不打无准备之仗,一想到这一点,龚夏刀莫名的感觉到有点心慌了!
 
    “不管你说出什么做出什么,今天你的敲诈勒索和绑架人质的罪名都是坐实了的。”龚夏刀环视了一眼身后的警察同事们,本来略微有点慌乱的心重新又稳定了下来,有那么多同事在给他撑场子,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苏锐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慌乱:“我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应该会让你很惊喜。”
 
    听了苏锐的话,龚夏刀才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乱了起来!
 
    妈的,能不能不要这么玩人!你到底想要给出什么惊喜,直接拿出来不就完了吗?废他娘的什么话!搞得自己心脏突突突的直跳!
 
    不远处的街角,苏家外孙杨光明正坐在一辆车子的副驾驶位子上,目光之中带着佩服,也带着淡淡的庆幸。
 
    苏锐能够接连让云、张、李三家的主事人气势汹汹的赶来,灰头土脸的滚蛋,本身就说明他并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狂妄到没边儿,反而是早有准备,心思细腻的让人发指!
 
    因此,杨光明才会庆幸,庆幸自己并没有在那个时候选择和苏锐作对,反而立刻换了态度,对其毕恭毕敬。
 
    男人都是争强好胜的,虽然杨光明和苏锐之间差了一个辈分,但是二者可以算得上是同龄人,同龄的男人之间,相互之间自然不会怎么服气,因此,杨光明之前虽然口口声声说站在苏锐这边,态度恭敬之极,但是心里总会有很多的不爽。
 
    可是,经过了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杨光明见识到了苏锐的手腕和手段。他虽然不知道后者是怎么把三家的主事人给收拾的服服帖帖,但是杨光明自问,自己绝对没可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当龚夏刀带着一帮警察赶到的时候,杨光明也觉得不是那么的自信了,毕竟警察的出动,也标志着官方的介入!这和普通的民间争斗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质了!
 
    他正准备给老妈苏天清打个电话再催促一下,却看到了一辆奥迪a6从远处驶来,眼眉之间顿时流露出玩味的神色来。
 
    因为,这辆奥迪车,是白秦川的。
 
    对于白家大少而言,乘坐这种五十万的车子,简直是低调到了骨子里,杨光明想着自己家车库里的那几辆名贵跑车,自嘲的笑了笑,貌似在某些方面,自己和白秦川真的有不小的差距。
 
    而北方公馆的门前,龚夏刀并没有看到那辆奥迪,反而是一挥手,冷冷喝道:“给我冲进去,解救人质要紧!”
 
    解救人质!
 
    这四个字,竟是直接给苏锐今天的行为定了性!
 
    绑架勒索!这罪名绝对是没的跑了!
 
    苏锐的眼眸之间顿时绽放出一抹骇人的冷光!
 
    被这冷然的眼光一刺,那些警察们竟然感觉到自己心脏跳动的速度陡然加剧了起来!
 
    “我从来不曾说过我有绑架人质,你是从哪里知道的?”面对就要冲上来的警察,苏锐一步不退,眸光让人感觉到心颤。
 
    “锐哥说的不错,我赞成。”
 
    这个时候,那辆奥迪的车门打开,白秦川的身影从后排出现。
 
    “白秦川?”
 
    看到白家大少爷出现,龚夏刀的表情之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讶,然后,伴随着这一抹惊讶的则是难言的愤怒!
 
    龚夏刀怒道:“白秦川,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知不知道,你弟弟也在里面?”
 
    “我知道我的弟弟在里面,他正被锐哥邀请在这里做客,好像你的弟弟也在里面,怎么回事,你有什么问题?”
 
    “我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白秦川,你说出这样的话,你亏不亏心?”龚夏刀死死盯着白秦川:“你难道一点都不为你家白忘川的安全担心?苏锐可是所要赎金五千万!这哪里是做客,明明是绑票!”
 
    白秦川不屑的瞥了龚夏刀一眼:“我本来就欠锐哥五千万,怎么着,你有什么意见吗?”
 
    说罢,他直接迈步朝北方公馆的大门走去!“
 
    落花厅内的白忘川清楚的听到了二人的对话,他那英俊的脸上涌现出一抹复杂之色来,更显阴郁!
 
    虽然今天大哥白秦川愿意付出五千万来救他,但是却让这位白家二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白秦川的这个举动,意味着白家还未开战就已经率先认输了!
 
    而南宫燕的表情则是明显没那么轻松了,本来就剩三家没来人,结果此时龚家和白家一起来了,说明什么?
 
    他南宫家果然是最后一个抵达的!这一个亿他已经是输定了!
 
    该死的!苏锐怎么就能那么准确的断定南宫家族会最后一个派人来到这里!
 
    想到这里,南宫燕不禁开始在心里咒骂起那两个堂哥来。南宫瞬和南宫尧,明明是他们分别找人暗杀苏锐,结果这黑锅却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白秦川并没有问弟弟在哪里,他看着苏锐,目光看起来还很诚恳。
 
    “你们白家有人要杀我。”苏锐淡淡说道。
 
    “我也是才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白秦川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冷意:“锐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这样最好。”苏锐深深地看了一眼白秦川:“今天的事情,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了,你这个弟弟,也该好好的管教管教。”
 
    “我知道。”白秦川说着,掏出了一张卡:“密码是123456,锐哥,你可以查一下。”
 
    这张卡还是他的家族财务人员专门办好,赶着送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