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卧室里的保险箱密码很长别人都破解不

 尼玛,这就是龚夏刀的终极杀招吗?
 
    真特么的吓死爹了!
 
    不得不说,虽然龚夏刀这招没什么太高的技术含量,但是却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
 
    白秦川再次低头看了看手上那锃亮的手铐,眼中的愤怒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玩味的微笑。
 
    连狙击手都出动了,龚夏刀玩的这么大,待会儿真想看看他会怎么收场!
 
    龚夏刀则是浑然不觉,还在面露微笑,笑容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得意。
 
    特警队的效率真是够高的,或者说他们早就已经待命了,龚夏刀的电话打完之后才过了五分钟,外面的数辆警车就已经呼啸而来,赶到了现场!
 
    “被劫持的人质就在里面。”
 
    龚夏刀转过身,对外面的特警队长喊道。
 
    现场已经被封锁,围观群众不明所以,还以为发生了惊天大劫案呢,一个个纷纷拿出手机拍摄!
 
    “龚夏刀,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苏锐无奈的说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龚夏刀兴师动众的把特警队和狙击手调来,苏锐竟然都生不起来气了,只是觉得够滑稽!
 
    “你用不着关心我在做什么,还是好好的想想你自己吧!”
 
    龚夏刀冷笑着说道,他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
 
    白秦川白忘川被铐住,苏锐被特警围住,龚夏刀真的很得意,那么多首都大少都被他踩在脚下,还有谁能够阻挡他的崛起之势?
 
    谁挡,谁就要被踩在脚下!
 
    至于苏锐,外面肯定已经有狙击手用枪指着他的头,稍稍有异动,就会立即让他身死当场!
 
    有国家暴力机关在他的身后撑腰,龚夏刀真的什么都不怕!
 
    可是,没想到,苏锐的嘴角竟然绽放出了一抹笑容来。
 
    “龚夏刀,你真的敢打死我吗?”苏锐笑道,笑容之中是满满的戏谑。
 
    “如果你拒不释放人质的话,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打死你。”龚夏刀声音清冷。
 
    “能让我打个电话么?”苏锐还在笑着,看起来真是一点也不紧张。
 
    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他要比龚夏刀还要报以更多的期待。
 
    “当然可以,随便你打给谁,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龚夏刀微微一笑,毫不介意。
 
    房间里的龚明宇却阴沉着脸,貌似哥哥这么拉开阵势来救他,却让他极为的不爽。
 
    “特么的,这是想要踩着我上位呢!”龚明宇低声念叨了一句,然后愤愤的啐了一口,显得满是不屑!
 
    听了他的话,一旁的南宫燕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反而深有同感。在这样的大家族里面,由于继承权的问题,哥哥和弟弟们的关系总是不怎么好,事实上,现在南宫燕的心里已经是恨极了南宫尧和南宫瞬,这两个傻逼闲的蛋疼去暗杀苏锐,黑锅却特么的要自己来背!
 
    苏锐看着对面充满了自信的龚夏刀,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我要你找的东西拿到了吗?”
 
    这一次,苏锐说的竟然是英语!
 
    “故弄玄虚,我看你能忽悠到几时!”龚夏刀的英语不算太好,但还是能够听懂这比较简单的句子,他并不屑于知道苏锐想要找的是什么,有狙击枪指着对方的头呢,他担心个毛线?
 
    “好,马塔,这次你干的不错,太阳神殿欢迎你的加入。”苏锐笑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
 
    神偷马塔!
 
    他曾经被冥王哈帝斯派到华夏,想要窃取三矬氨仑的配方,被苏锐抓个正着,当场降服。
 
    而马塔此后一直潜伏在华夏,静静等待着苏锐的第一个命令。
 
    现在,他出色的完成了任务,通过了考验,太阳神阿波罗甚至已经开始邀请他加入太阳神殿!
 
    从冥王殿脱离出来,马塔自以为失去了最大的靠山,但是转眼便找到了下家,还能躲避冥王的追杀,这样双赢的结果让他怎么可能不欣喜若狂?
 
    挂了电话,苏锐微微一笑:“龚夏刀,你知道我刚才电话里讲的是什么吗?”
 
    “我没兴趣知道。”龚夏刀冷冷说道。
 
    “我让人去了一趟你的别墅,拿到了一点东西。”苏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这些东西远远超出我的预料,给了我很多的惊喜。”
 
    龚夏刀的别墅,即便有十几个保镖在守卫,但是,这种程度的防护对于在西方黑暗世界都名声赫赫的神偷马塔而言,连小儿科都算不上!
 
    听了苏锐的话,龚夏刀的脸色骤然变了!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别墅里放着多么要命的东西!
 
    他身后的警察们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龚夏刀,全都露出疑惑的神情来。
 
    苏锐到底让人从他的别墅里找到了什么,怎么能让龚家大少如此失态?
 
    “我别墅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不要血口喷人!”龚夏刀握着拳头,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眼底闪过了一丝惊惧!
了两名警察前冲的动作,而是冷笑着说道:“我敢保证,如果这些警察碰到了我,那么你别墅里那些密谋某些事情的视频和音频就会出现在国安部长的办公桌上。”
 
    听到这话,龚夏刀的脸色骤然变了!
 
    毫无血色,惨白惨白,完全不似人脸!
 
    “你很难想象有这么一天,是不是?”
 
    “你以为你做的事情非常隐蔽,别人都不知道,是不是?”
 
    “你以为你卧室里的保险箱密码很长,别人都破解不开,是不是?”
 
    “你以为你和境外机构勾结,不惜砸下重金,秘密扶持汉奸官员上台,这些事情神不知鬼不觉,是不是?”
 
    苏锐每说一句话便跨前一步,而龚夏刀每听一句话便后退一步!
 
    而听着苏锐所说的话,那些警察还云里雾里,但是白秦川和秦冉龙等人的脸色已经陡然变了!
 
    他们万万不会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出现如此让人感觉到震惊的转折!
 
    尤其是那一句“和境外机构勾结,不惜砸下重金,秘密扶持汉奸官员上台”,这句话让白秦川和秦冉龙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开什么国际玩笑,怎么可以这样!
 
    而龚明宇的脸色也是一变!
 
    他主管家族经济事务,但是所收入的所有钱都必须进入家族财务,而龚夏刀则是拥有调集一切资金的权力!
 
    龚明宇一直在纳闷,家族中的那些大额资金都被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但是龚夏刀一直不作出任何的解释,龚明宇虽然不爽,但碍于兄弟之间不好直接撕破脸,因此并没有将此事挑明。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家族账面上的那些大额资金去了哪里!
 
    “特么的,简直是混蛋!”龚明宇愤怒的一拍桌子!
 
    用家族资金给自己铺路,甚至和国外机构勾结,扶持某些汉奸官员上台,还有比这性质更恶劣的事情吗?
 
    龚明宇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你胡说,你胡说,你血口喷人!这根本都是没影的事情!”龚夏刀身体开始颤抖,指着苏锐,眼中的怨毒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在这怨毒之下,还有着深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