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知道了自己的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中随随便便

 他虽然嘴上在否认,但是心中已经确认苏锐知道了自己的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中随随便便挑出一件来,都是能够把他彻底整下台的关键证据!如果被曝光出来,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龚夏刀的野心很大,他虽然已经是龚家名义上的继承人,但是还想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就像是这次,他借机把白家两兄弟戴上手铐,就极大的满足了虚荣心!
 
    他不仅要成为首都第一大少,更憧憬着那无上的权力!
 
    自五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后,龚家已经是江河日下,并不能给龚夏刀提供应有的支援,他为了给未来铺路,只有选择和国外的某些机构合作,从这一点上来讲,他龚夏刀也能被称之为汉奸!
 
    可是,只要能够顺利上位,汉奸不汉奸的又能算的了什么?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龚夏刀为了避免国外的机构会反咬自己一口,因此凡事都留个心眼,对每次见面都进行偷拍偷录,留下视频和音频作为证据,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些关乎性命的证据竟然会被苏锐给翻找出来!
 
    事实上,苏锐也只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本意是想让马塔去龚夏刀的别墅里晃悠晃悠,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他私生活不检点的东西,类似冠希老师的“照片门”就行。可是没想到,马塔不仅没让苏锐失望,更是带来了如此劲爆的超级猛料!
 
    这种猛料可不是仅仅能阻挡龚夏刀那么简单,如果利用得当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将其埋葬!
 
    龚夏刀的脸色由红变黑,由黑变白,手指颤抖的越发厉害!
 
    他知道,这些秘密一定不能外流,一定不能!
 
    只要杀了苏锐,只要杀了苏锐,那么一切就可以重归平静!
 
    龚夏刀想着,脸上已经越来越阴沉,越来越狰狞!
 
    而后,他嘶吼道:“狙击手准备,嫌疑人暴力拒捕,给我就地击毙!”
 
    一秒钟后,一声枪响,骤然划破了天空!
 
    …………
 
    一辆奥迪a6正朝着北方公馆赶来,此时听到枪响,司机一个猛刹车!
 
    准着苏锐的头,因此,在龚夏刀一声令下之后,便立刻没有任何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可是,在子弹膛的那一刻,他却发现,苏锐的身影竟陡然从瞄准镜中消失了!
 
    无坚不摧的狙击枪子弹并没有打中任何人,而是击中了北方公馆大厅内的大花瓶!
 
    哗啦啦啦!
 
    价格昂贵的花瓶瞬间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没有人看清苏锐是怎么躲开的,也包括龚夏刀在内!
 
    而下一秒,龚夏刀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陡然一紧!
 
    一双犹如铁钳般的大手,已经将其死死的掐住了!
 
    “我给你脸,你却还不要脸了,是不是?”
 
    苏锐掐住了他的脖子,几乎将龚夏刀快要提离了地面!
 
    埋伏在不远处的狙击手一击不中,已经不敢再继续开枪,最主要的是,他的瞄准镜中已经找不到苏锐的身影,龚夏刀的身体已经将其牢牢地遮挡住了!
 
    其余的特警队成员见此,一个个也都端着枪指向苏锐,但是和狙击手的选择一样,他们同样不敢开枪!
 
    “不要冲动,把人质放下!”警察们纷纷大喊!
 
    龚夏刀可是他们的现场指挥者,如今指挥者都被人劫成了人质,这还得了!
 
    苏锐又怎么会听他们的,有人敢对他开枪,那么他自然要让下开枪命令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被我抓住了把柄,恼羞成怒,妄图杀人灭口,是不是?”苏锐眯了眯眼睛,眼神之中绽放出一丝冷芒来:“可是,你怎么不想想,就凭你,能杀的了我吗?”
 
    你能杀的了我吗?
 
    这句话充满了嘲讽和蔑视,落在龚夏刀的耳中,简直犹如振聋发聩!震得他的脑子嗡嗡直响!
 
    说到这里,苏锐手上的力气又加了一分,龚夏刀已经憋的脸色发青,呼吸困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白秦川在一旁看着,没有任何劝阻之意,他对这个龚夏刀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好感,对方还敢用手铐铐住他,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死了才好呢。
 
    “你来给我解释解释,你放在卧室保险柜里的那些音频和视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苏锐的声音清冷,目光之中带着锐利之意!
 
    一不小心和苏锐对视了一下,龚夏刀不禁感觉到双目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