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队的刑警来到此地苏锐既然敢把敲诈的念头打

  只要后面的大佬一天不出面,那么他李云泽永远都是个顶缸的!被当枪使而已!
 
    苏锐看着李云泽沉默不语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滚出首都地下世界,整个华夏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是选择得罪我,还是选择继续跟着你背后的人混,就看你的诚意了。”
 
    一句话,就能让自己在华夏再也没有立锥之地?
 
    李云泽虽然有点怀疑这句话的有夸大的成分,但是现在却并不怀疑苏锐有这样的能力,以及决心。
 
    “这次,整个华夏,有很多人在世界各地寻找杀手来杀你,并不只是我们李家。”李云泽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他已经想好了,即便李家这次要被苏锐强势压倒,他也要把其他家族给拖下水。
 
    “除了你们几家之外,首都想要杀我的多了去了,我会一家家的找上门去。”苏锐淡淡一笑:“但是在那之前,你们该赔偿的金额,一个子儿都少不了。”
 
    这个老狐狸,到了现在居然还敢讨价还价!
 
    “可是我们……”
 
    李云泽刚说了半句,便被苏锐打断:“没有可是,我认为你现在应该想一下我刚才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
 
    “再也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听着苏锐话语之中的警告意味,李云泽在心中叹了一句,然后便拨了电话,吩咐转账。
 
    这一次,自己吃了大亏,想必上面的某些大佬也看在眼里,事后应该会给自己一些补偿吧。
 
    五分钟之后,这笔款项到账,苏锐这才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可以走了。”
 
    十二个人几乎被揍的个个散架,完全不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行走了,两分钟过去,包括李云泽在内,竟然没有一个站起来的!
 
    苏锐摇了摇头:“姚磊,只有麻烦你把他们都扔到门外去了。”
 
    “谨遵苏先生吩咐!”
 
    远威帮的猛男们似乎非常喜欢干这种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于是乎,北方公馆的大门重又打开,李家父子和他们的保镖便被一个个的抬着扔出去,场面甚是壮观!
 
    在扔这些人的时候,姚磊他们没有丝毫的客气,简直是能扔多远扔多远,几乎每个都跌出了十几米开外!
 
    哪怕李云泽也不例外!
 
    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还称不上是老胳膊老腿,但也算着实不抗打了,这么一摔,李云泽竟然直接就晕了过去!
 
    一堆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北方公馆的门前停车场上,一个都爬不起来!
 
    “自作孽,不可活。”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收回了目光,随后,北方公馆的大门再次关上!
 
    短短一个多小时的工夫,一亿五千万就已经到账了,虽然说是劫富济贫,但苏锐这赚钱的速度也足够让人咋舌了。
 
    白忘川、龚明宇、南宫燕,现在,此地的失意公子哥儿就只剩下这三个人了。
 
    “诸位,有什么要说的吗?”
 
    苏锐在桌前坐下,端起白忘川买单的昂贵红酒,喝了一大口……说了那么多话,还真的有点渴了。
 
    没有人答话。
 
    连续来了三家,都被苏锐强势压制的不得不交钱!包括白忘川在内,剩下的人也不确定自己的家族最后会不会被逼到必须交钱的路上。
 
    在这里面,最忐忑的可就是南宫燕了,之前苏锐和他打赌,如果南宫家最后来的话,他就要输给苏锐一个亿。
 
    现在看来,他落败的可能性已经从六分之一变成了三分之一!
 
    “我建议你现在还是给你家里再多说一声,提一下我们的赌注,催他们赶快过来,这样你或许还有翻身的机会。”苏锐笑眯眯的,一脸的自信,似乎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输一样。
 
    南宫燕的手哆嗦了两下,准备拿出手机发短信了!
 
    …………
 
    就在这个时候,一排警车已经从远处呼啸着驶来!到了北方公馆门前,全部猛刹车!
 
    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警察从第一辆警车中走出来,他扫了一眼地上的人,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龚明宇的堂哥,龚夏刀。
 
    这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凭借着家族的优势,在首都的警务系统之中混的风生水起,用前途无量来形容可是一点都不为过。
 
    上一次苏锐在强闯蒋家的时候,这龚夏刀也带着一大帮警察来到蒋家大院,只不过后来被更加强势的苏战煌完全的抢了风头!根本没起到应有的作用!
 
    今天,他又私事公办,带着一个中队的刑警来到此地,苏锐既然敢把敲诈的念头打到龚家头上,那么他龚夏刀也不可能让苏锐好过!他在国家暴力机关里工作,还有那么一点特权可以为己所用!
 
    如果今天苏锐太过猖狂,那么结果就是简单的两个字——抓他!
 
    “李叔?”
 
    看到
    尽管心中兴奋,但是龚夏刀的脸上仍旧全是凝重,他对手底下的警察吩咐道:“这是严重的故意伤害,先把伤员送医院抢救,然后再把当事人带回警局录口供,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
 
    “是!”
 
    龚夏刀一声令下,自然有警察来操办这件事情。
 
    而此时,北方公馆的大门重又打开,苏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那里,似乎是在专门等着龚夏刀一样!
 
    看到那个身影,龚夏刀的目光之中闪过微微的凛意,他知道,今天最关键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直面苏锐,这让他心中有点紧张,手心里也已经充满了汗水。
 
    “我等你很久了。”苏锐微笑着说道:“幸好,这次龚家来的是你。”
 
    “当然是我,除了我以外,你难道还认为别人有这样的资格能代表龚家出面解决事务吗?”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龚夏刀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自得之意。